品牌新闻返回

避免魏则西悲剧重演 靠谱的医院会给自己上医责险

2016/05/05

将“百度”与“人性中的恶”鉴定在一起的魏则西,已经永远听不到现在的漫天讨论和追责了。斯人已逝,百度的“电线杆”,莆田系的“老军医”,科室外包的“将人命变成生意”,政策的失职,监管的缺失……这样套路的合谋“作恶”是否能因魏则西的遭遇得到改善,我们拭目以待。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家”会如何?它山之石,是否有攻自家玉的可能?

如果得病的是一个美国小伙,他使用谷歌搜索,起码不会被愚弄;现代医学也许不能挽回美国“魏则西”的生命;任何国家的医疗也不可能完全没有风险、纠纷、事故,区别在于悲剧发生后,“别人家”有整套制度、机制来制止“人性的恶”的发生,让活着的人葆有希望。

比如说美国,这套机制就是“保险”。奥巴马政府的医改新政举步维艰,他倡导的新医改的核心词也是“保险”——别误会,美国并非没有保险为医疗风险兜底,而恰恰是他们的市场主导的商业保险太过强大,导致新医改的推行艰难——奥巴马政府试图改变原有的“对几乎全体 65 岁以下的劳动者不提供公共医疗保险,而由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局面,“扩大医疗保险的覆盖面”,改变一些弱势群体无法参保的局面,提高医疗的公平性。但在美国这样一个崇尚市场经济、自食其力和“小政府”的国家里,商业保险公司一向主宰自己的命运,很难对奥巴马的新医改低头,比如新政法案中原来最具争议性的“建立国家医疗保险机构”被删除,代之以建立医疗保险费率监管机制,来控制保费的上涨。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成熟、强大的保险机制是如何调和医疗这样专业垄断性极强的行业里的矛盾的呢?

医生要执业?先上医疗责任险

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发达国家普遍强制医生或医疗机构购买医疗责任险。比如美国几乎所有州法律都强制要求执业医生参加医疗责任保险。换句话说,作为自由执业的医生,想要上岗,必须得先给自己买份医疗责任险。从医生角度说,防止事故发生时自己的赔付风险,也能保证患者利益受损时及时得到有效的赔偿。

当医疗纠纷发生时,为了及时厘清责任,保险公司会第一时间请法律、医疗等专业人士介入调查,处理赔付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在诉讼外即可解决纠纷。

美国成熟的商业医疗保险还为不同工种的医疗服务人员提供了种类繁多的医疗责任险种。比如医疗服务护工和志愿者等,实习医生、实习护士等也有相应的实习期责任险,有以医疗机构为主体的医疗机构责任险,赔付范围还考虑到了患者之间造成的伤害,非常细致。

除此之外,作为商业保险盈利趋向的补充,医生群体还有自发成立的互助性医疗责任险,靠保费和基金运营,属非盈利性质。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中医属于替代医学,即“非常规医学”,因此并不属于医疗执业行为。当然在中国,相应的医责险中中医等慢性疾病的医责险保费也相对较低。

有了这些保障,国外的医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需要明确的是,医责险不是让医生可以出事故后高枕无忧,而是作为金融工具,规范医疗行为和医疗市场。首先,保险公司承担的高额赔付也是从医生的保费上来的,美国医生每年都要负担高昂的保费,根据不同科室风险不同,保险赔付上限也不同。美国众议院在2003年曾为了使医务人员免于高额的保费和赔偿金,以保证正常执业,通过了一项依据加州《医疗损害赔偿改革法》制定的法案,将一般医疗损害赔偿上限定为25万美元。2006年,一向赔付代价高昂的德克萨斯州甚至将人身赔付上限也限定在180万。执业医师甚至因为高额的保费走上街头抗议,可见医责险对美国医疗行业的影响。

用保险规范医疗行为、保障患者权益

如车险一样,医生的保费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事故、纠纷发生的几率的上升而上升。如果美国的执业医生像《太阳的后裔》里面姜暮烟大夫的死对头那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医生一样,估计早就因为医疗事故背负高额保费,赔穿家底。所以保险是规范医疗行为、保障患者权益的非常好的工具,中外皆是如此。

当然,如果一个医生医疗事故频发,其不良记录也会记录在医师协会等行业组织里,会影响其职业生涯。

给大家解释一下:它承保的是民事活动中的违约和侵权责任,也就是保险标的是“责任”,而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履行的是交钱的义务,所以医责险的投保主体是医院或者医生,并不能由患者投保。正常的处理医疗事故的流程是:先报案,然后权力机构确定责任划分,然后保险公司根据责任划分对属于医疗机构方的责任进行赔偿。就像现在的一般交通事故剐蹭什么的,大家明确责任方后走保险就可以了,并不存在医院、医生和患者之间直接的索赔和赔付行为。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医疗纠纷不等于医疗事故,大部分的医疗纠纷都不是医疗事故引起的。然而在这种专业垄断性极强的医学领域里,判断究竟是否是医生和医院的责任引起的医疗事故,理应交给专业人士。但中国的现实情况是:把事情闹大就是讨回“公道”的最好解决途径,于是有了“医闹”。但实际上,在医疗事故鉴定医院和医生无过失时,保险公司是不赔的!不赔的!不赔的!所以,想靠医闹拿到钱的,走医责险这条路是不通的。

中国的医疗责任保险现在是什么水平呢?

在我国,医疗事故强制责任险的起步相比于其他责任保险要迟很多,至1989年才出现了以商业保险为组织模式的医疗责任保险形式。 但人们对于医责险的认识在不断加强,以至于魏则西事件出来后,有相关医疗专家就想到,处于临床实验阶段的治疗期间,患者若发生毒副作用不良反应时,应有保险介入进行赔偿。

大背景是随着医疗纠纷不断升级,以及医生多点执业等政策放开,为医疗机构和医生上一份医疗责任险是大势所趋。根据相关新闻报道, 2007年,卫生部、保监会等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推动医疗责任保险有关的通知》。各地基本都规定国有医院尤其是大中型医院应当强制参保。2014年,国家卫计委和司法部、财政部、保监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召开会议,并印发了《关于加强医疗责任保险工作的意见》。当中提出目标:“各地要统一组织、推动各类医疗机构特别是公立医疗机构参加医疗责任保险,即由医疗机构购买医疗责任保险,一旦发生医疗损害责任事件,由保险公司代为赔付。到2015年底前,全国三级公立医院参保率应当达到100%;二级公立医院参保率应当达到90%以上。”

今年是2016年,如果医责险强制推行顺利的话,目前代表中国最高医疗水平的三级和二级公立医院应该全部覆盖了医责险。当然公立三级、二级医院只是中国医疗机构金字塔中的塔尖部分。也有人争议说,医责险最应该覆盖的是基层、民营医院,而非医疗行为相对规范的二、三级公立医院。

所以说,在辨别一家医院是否靠谱时,除了查询其相关资质、参考他人评论等常规途径之外,还可以看下医院或医生是否具有「医疗责任保险」。对于那种不靠谱的医院,保险公司才不会冒险为它投保呢!

我们走访了身边不同层面的医疗机构负责人和医生朋友:

1.像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等公立医院的医疗责任保险一般是地方卫计委或者医院强制配置。参保是强制性的。

2.一些医生集团等医联体机构也为其在职医生和多点执业医生配置了医责险,一般由医联体或者合作平台买单。海绵保的医疗保险专业人士分析道:“现在很多互联网医疗平台、医联体平台为了降低医生多点执业的心理门槛,转移医疗事故带来的风险,也会为自己平台上的医生配备医疗责任保险。同时也向患者表明平台本身对患者利益的切实保护。”

3.医生们,尤其是外科手术、急诊、重症等风险系数较高的科室的医生,对医责险的投保非常欢迎。一位急诊科大夫表示:“给医生上医责险是大势所趋。现行体制下,医疗事故的主体是医院,医生在医院范围内执业发生事故纠纷的行为后果,但如果发展为医生多点执业,医院不以单位买单,即便需要医生自己买单,医生也一定会自己买医责险的,否则一旦发生事故,一赔就是倾家荡产。”

但即便有政策性的强推,医责险在中国面临的尴尬境地是:医责险的赔付情况较差,因为赔付风险较高,保费对于许多医院,尤其基层医院来说并不算低,所以许多医疗机构参加医责险的积极性不高,而保险公司因此无法发挥“大数法则”时,更容易发生赔亏本了的情况。完善医责险的保障,虽是大势所趋,也是任重道远。不久的将来,一个医疗机构是否投保医责险,将是判断它是否为患者生命负责的重要标准,当所有中国医生和患者意识到医责险保障的重要性时,我们遭遇魏泽西式的悲剧会少很多。